江津区农产品信息网欢迎您!今天是:星期六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887775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你的位置:首页 >> 市场动态

辽宁:农业合作社难“合作” 基层经济组织陷利益博弈
http://ny.cqjj.com   2013-11-29

  合作社虽然对内不以营利为目的,但对外通过经营活动取得过亿元的收益,由此引发的各方纠葛让合作社饱受拖累。

  辽宁丹东大鹿岛兴海渔业合作社曾是全国股民最多、产值最高的农业合作社之一,也是一个格外引人关注的失败样本。

  按规定,合作社虽然对内不以营利为目的,但对外通过经营活动取得过亿元的收益,于是各方的纠葛让合作社饱受拖累,成立才三年就遭“被解散”风波,村主任和原理事长等人相继被抓。尴尬的是,工商部门在不予变更的前提下,部分股民自发选举新的理事成员继续维持经营。

  年收益上亿元

  “大鹿岛兴海渔业专业合作社”由当地渔民协会演变而来。1987年,大鹿岛村委会开始创办公司,10年后组建丹东大鹿岛海兴集团,涉及养殖、贸易、酿酒等领域,远销亚洲多个国家。2009年社会总产值4.2亿元,村里收入过亿元,村主任王成远成为辽宁省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

  至此,村民分为两极。在村办企业上班的人收入稳定,剩下的近400户渔民,靠浅海作业勉强维持生计。2004年,村民刘述春牵头成立了渔民协会,组建7人“班子”,与村委会签订《浅海承包经营协议》,279户渔民每户投资3000元入股,在几百亩滩涂上养殖赤贝和黄蚬(学名“飞蛤”),村里抽25%管理费。

  2006年春,每户分红达万元;到2007年,1.2万亩的黄蚬滩加上2.4万亩的沙蚬滩,收益接近三亿元。接下来的几年,又有119户渔民加入协会。

  其间,《农民专业合作社法》颁布,作为互助性经济组织,合作社享有接受国家财政直接补助等权益,善于学习的刘述春对此认真研读后,决定酝酿改革。

  2008年3月,协会变更为“大鹿岛兴海渔业专业合作社”。6月,成员扩大到360名,一举成为全国股民最多、资产最雄厚、产值最高的农业合作社,被誉为全国优秀典型,理事长刘述春也获得不少荣誉。

  2009年前,刘述春与村支书、主任王成远私交很好。2010年春的新一届村官选举,打破了原来的格局,两人关系急转而下。

  3月“海选”时,有一定威望的刘述春选票超过王成远,但4月中旬正式选举时,刘述春被击败,王成远再次当选。

  5月初,东港市纪委、监察局接到举报开始调查兴海渔业合作社的“小金库”问题,6月,刘述春被开除党籍,8月被抓,合作社会计于钦国等5位股民也被刑事调查。

  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盈余分配,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提留公积金,二是扣除公积金之后的可分配盈余,但是不懂财务的村民并不注意资金的流向。

  调查称,刘述春等7人共挪用合作社公款300多万元,账外私分奖金及个人买保险120多万元,未上账借款200多万元等,涉案资金近900多万元。

  庭审中,王成远、村委会计于悦安的证词成为关键证据。于悦安在村委会当过20多年会计,也在渔民协会和合作社当过多年会计,和刘家有亲戚关系,却突然翻脸。

  2012年夏天,刘述青被判刑5年半。但其间王成远也不断遭到举报,10月份,因为被举报涉嫌职务侵占和受贿,王成远被警方刑拘,至今未发布新消息。

  其实,围绕滩涂的生产和收益问题,合作社与村委会冲突不断。2011年6月,村委会委员张宗义带人将人打成轻伤。两个月后,张宗义在取保候审期间,居然当选上了村长,由此引发质疑。

  “被解散”风波

  2010年5月25日,在东港市纪委、工商局等部门的参与下,兴海合作社召开特别会议。据多位村民回忆,孤山镇党委副书记雒萍说,要解散原来的班子,将几千万元的资金分给股民,但是合作社必须改回原来的渔民协会。

  另一个说法是,会前185名成员联名要求解散合作社,并对投票表决申请公证。5月25日,有250名成员同意解散。27日,298名成员开会,组成清算组,对合作社资产进行清算。

  全国人大代表、兴海渔业合作社原法律顾问迟夙生认为,根据《合作社法》和《农民合作社登记管理条例》,合作社的解散会议应由合作社成员发起并召开,5月25日的会议却由孤山镇党委来发起并主持,是违法的。会议没有形成解散决议,更没有提交工商局,解散程序实际上没有启动。对合作社会议进行公证的做法,于法无据。

  “当时合作社还有3000万元左右,大家估算了一下,每户可以分到10多万元,所以大多同意解散。”一位股民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

  但是到了年底,村委会宣布,合作社黄蚬滩归村集体所有,2010年已生产出的8000万元产值不再分配,经东港市审计局和孤山镇管理站评估,资产总值为1600万元,包括从刘述春等人处追回的690多万元。

  一位股民告诉记者,对于以上说法,股民们认为资产“缩水”了,于是不同意。2011年3月1日,为平息大鹿岛的不安定因素,东港市政法委书记于洋亲自到场,市工商局、信访局、孤山镇等单位派人参加合作社会议,分配从刘述春等人处追回的690万元,最后作出决定:黄蚬滩由孤山镇派人主管生产,合作社和村委会出同样多的人监管,生产收益归孤山镇管理,沙蚬滩由合作社另行推选生产小组组织生产、经营和管理。

  利益分割糊涂账

  这次,在黄蚬滩的收益分配上合作社作出了重大让步,本该全体股民分配的收益,被扩大到全岛村民。渔民们反映,事后实际由村委会组织黄蚬滩的生产,收益上交孤山镇,全鹿岛村民进行过一次分配,每人分得12500元。但有股民认为,收益被大大隐瞒了。

  按法律规定,提取公积金后的可分配盈余分配比例不低于60%,按惠顾额将可分配盈余返还社员,现有《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有将税后盈余全部分完、比较注重满足社员当前利益的倾向。

  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韩洁等人提出,农民专业合作社不同的利润分配机制对农民的权益将产生不同的影响,股份合作制一定意义上有失公平,按照社员惠顾额进行的利益分配,是确保每个社员在合作社中权益的手段之一。他建议:应坚持以按交易量(额)比例返还盈余为主;限定会员的出资额度和按出资额返还的比率。

  由于清算组有悖于《合作社法》,2011年夏天,200多位股民联名上书东港市工商局,提出撤销之前解散决议等要求。

  6月5日,为避开冲突,合作社成员离开大鹿岛在丹东市一家酒店再度开会,通过表决实现了前述申请意图,重新选举了理事会、监事会成员。

  会前,合作社曾向东港工商局等单位发出邀请,但均没派员参会。会后,在向工商局提交变更登记申请时,被予受理。理由是:兴海合作社是在成员大会决议解散且进入清算程序后提出变更申请的,这种情况《合作社法》没有明确规定,因此无法对是否受理登记作出决定。合作社提起行政复议,被驳回,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后,也被驳回。

  《中国企业报》记者拨通张宗义电话,对方声称“合作社已经解散了”就挂掉电话。目前,大鹿岛兴海渔业专业合作社身份尴尬:虽然工商局变更尚未成功,但也未注销。“300多股民退走股金后,还有60多户继续生产经营,去年投了700多万,今年可以收益4000万左右。”一位股民如此告诉记者。

                                                                     (来源:中国企业报 2013-11-19 作者:记者 闵云霄 特约记者 李蒙)


(阅览次数:2428次)  【  】 【打印】 【关闭】   

重庆市江津区农产品信息网保留所有权利
技术支持:重庆市永安网络有限公司


本站总访问量:33095次